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> 银杏文学

银杏文学

  • 银杏树下

    时间:2020-10-27    来源:本站原创    阅读次数:2066

  • 李明睿 C1701 在2020年高考中,以668分优异成绩一举夺得津市理科状元,并被上海同济大学录取。


    鹿山上有一棵大银杏树,大概参观过一中的人都对此印象深刻。古老的银杏总是躲在教学楼的身后,不显山、不露水。田径场西侧还有几棵矮而瘦些的银杏,迎风招展,想必是大树的后辈。

    到了秋天,银杏换上黄衣,裙裾瑰丽,遍地金黄。如逢风起,灿黄的叶在空中回旋、起而复落,叶影斑驳,即便枯叶蝶混入其中,却也不可分辨。然而自高二起,鲜有时机放任坠入金秋的汪洋,只是在体育课上,略有关注田径场上金秋的湖河。汪洋来自河流的汇入,银杏的水脉或许相反。

    一年年,总有些许空暇侧身北望,随着教室更换,窗外的银杏也风姿各异。眄庭柯以怡颜,若如是最好不过。

    毕业之后,便不常来一中。昨日拜访,便想起在校园走走。不觉间,从体艺馆东下坡,竟到了明德楼北,银杏树下。树下有一长椅,转头可以望见一楼的教室。可惜摘了眼镜,也不知有无高一同学——暗自思忖,却想起还在军训,难怪田径场上口令声、行进声阵阵,唯独嬉笑声少;偶尔,只是偶尔,也许是稍作休整。

    三年前之我,也正是在我西边的田径场上,着一身军装。每个口令、每个动作,依然清晰,闭目时仿佛再历。我依然记得鹿山金秋与盛夏,正如我依然记得三年的岁月。

    秋天脚步匆匆,仍留下一年的收成。冬天紧随其后,从蒙古到西伯利亚,来自这广袤原野的铁骑呼啸南下,冬的大纛高举。

    然而无论寒夜,总能看见办公室明亮的灯光,灯光穿过玻璃,倾泻在银杏——哪怕冬日干枯的枝桠上。

    于是从长椅上起身,走向古老的银杏。

    无数个三年,银杏越长越高,却长不过2楼到5楼的青葱时光。我才能在树梢之上,远远眺见修筑中的大桥。我凝望这大桥,大桥将要连接两岸,一岸是高楼,一岸是银杏,四季轮换,始终矗立于斯的银杏。不知多少流光,不知多少风雨。难道这银杏是自一株幼苗即生长于鹿山之巅的吗,我不得而知。但它已被寄寓了一中的魂,鹿山之上的银杏,或许仍在每一个一中师生的心中。

    微风从坡下吹来,银杏却枝动叶摇。窸窣的声音,仿佛呢喃着谆谆教诲。每一次倾心相谈,化作微风中呢喃着的味觉。于是百味交织,却只有银杏果的微涩最婉转隽永。味甘而苦涩,银杏性平。可以入药的银杏原来也继承了树的耐力,可以一任光阴流转。又听说银杏属风媒,原来那些天南地北的希望,都是风的结缘,或许天下银杏尽出于古老的密门。

    可惜遂古之初是自古至今没有定论的诘问,风的缘分却还在继续。也许数载之后,仍会有人在银杏树下胡乱的发着感慨。

      暂别母校的银杏树,脑子里依然是校园的风光,是昨日奋斗的情景。借此机会,想对学弟学妹们说:

    第一点,希望每一个同学都能有一个整体的规划,长远一点,想去哪个城市,向往什么职业;短期而言,三年内的成绩,甚至竞赛、各式各样的夏、冬以及春秋令营。当然,计划的基础是自我认识,自己目前的水平、状态,自己的优势劣势,不妨一一列举。最后将目标与现在比较,自己努力的方向,大致上规划一个提升的路线,咨询自己的老师也是不错的选择

    第二点,我希望同学们能够端正心态,让阳光照进心灵,以乐观而沉稳的态度面对高中学习与生活;而在面对困难的时候,不要让恐惧、懒惰、疑虑、犹豫等等惰性替代你作出决定,每个人必定有不足、也必定有惰性,然而凭借惰性决定为人为事只能带来后悔

    第三点,我希望同学们能慢慢地学会理解与交流,理解老师,理解父母,理解同学……理解,而后试着沟通、交流;误会常有也难免,只有沟通和足够的信念可以战胜。

    总之,祝福每一个同学都能度过一个充实而无悔的高中!